乐可小说 > 都市小说 > 阮命似琼花(高H,多男主,红尘文) > 第十三章:想看你被很多男人干(微H,超虐心
    连续两个礼拜我没有去“花皇”上班。
    不是为躲避周宸。也不是时来运转,让唯一能救我出风尘的沈公子金屋藏娇。
    梦想是迤逦的,现实如用沉重铅锤狠砸了我一脑门。
    沈辰宇已有家室,
    与他门第登对、相貌出众的娇妻,正舔着大肚,憧憬三口之家的甜蜜。
    他找到我,三番五次提再续前缘,出于什么动机便不言自喻。
    我那几天买了很多的生啤,坐上大巴士在帝都乱转。
    恰暮色中行人结束一日的工作。鳞次栉比的露天咖啡馆,飘荡来优雅笑声。
    我没有方向,不停地上车,不断下车。
    沈辰宇狂轰滥炸式,给我发惹火煽情的微信。字体行间却遗忘当年许多片段。
    到第十天,儒雅与恋旧面具轰然崩塌,
    他发调侃地挑眉表情:“真真,发段你自慰的视频,给我欣赏下?或者你在花皇陪酒,被那些男人干的。我真的很想看。你会怎么吃那些男人鸡巴?口交加舔鸡巴。”
    我一怔,青天白日里感到五雷轰顶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那种谁告诉你?”
    他避而不答,反而揪住我,兴致特别高涨追问:“听说花皇,现在有空中飞人和深水炸弹,你尝试过吗?说说!怎么样玩法?一个套子里,一般能装多少男人精子,才会炸?”
    帝都那段时日刮风,比较狂猛的大风,在楼群高处的空白地带“呜呜”地响。
    我坐在陌生的大广场上喝酒。
    沈辰宇正去往外地出差,夜幕时有雨落下,他改打怀旧牌:
    “真真,记得从前我们念高中那会,单车载着你裙袂飞扬。你真美,修长皓白的腿晃荡在车下,扎清纯的麻花辫。粉白樱花落在你掌间,你撅起樱桃嘴把它们吹走。那时的你在我心中,好像孤寂的高傲天鹅。”
    所以,他是在试探我吗?
    恍似在那个瞬间,希望又重燃进我的生命!揉揉红肿的泪眼
    “那时我就忍不住幻想,冰晶玉洁的美丽真真,在床上被别的男人玩,会是什么表情呢?这些年我一直想看,都乱成麻,绞在心底像猫爪反复挠。真真,我可能有淫妻癖。”
    “找个男人实况下,让我过过眼瘾。我会补偿给你,会对你很好的。”
    扎心啊老铁!现实当真啪啪打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