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可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女冠皇妃(宋代宫廷房中术,1v1双修H) > 是战是和?太子欲壑难平
    人都是有欲望的,即算是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他也不能例外,身为皇子,赵恒惯常的做法是极度的克制和隐忍,这的确为他赢来的美名和筹码,但并不代表他没有。
    如今找到了这一方无需顾忌的极乐天地,得了这样一位“天赐”的妙人,极度克制的心一旦泄防,他觉得这滔天的欲望之火冲天是自然而生的,就连自己也不再想顾忌,只恨这一刻春宵短。
    梳妆台上的女子面带霞光、娇喘连连,梳妆所用的篦子巾簪、一应用具被震得散落一地,只剩她一丝不挂的白净酮体,在自己的胯下起起伏伏。他只觉得自己很渴,而玄英子就像烈日里吃到的冰奶酥,入口即化、令他痛快之至!
    玄英子两腿已是软绵无力,任由他进进出出洞穴,手攀上他的玉茎,想要握住,“师兄,太深有所伤,九浅一深方才养身,来回百次即是满盈,龙体为上。若是师兄犹未尽兴,明日再进好吗?”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学得倒顶多,怎的今日还月色未浮,已经想着师兄明日来讨你的欢娱了?我看你是还没有要够啊!哈哈~”赵恒两手托起她的玉臀,用力一拱将玉茎挺进更深的地方。
    “啊~师兄!你!”忍不住呻吟,顶得她腰肢一颤,胸脯也跟着晃动,葱白的十根手指抓紧桌沿,朱唇轻咬承着他下面的力道。
    “动若脱兔,说得可是你胸前两只白兔?你看她们乱动勾得人心痒痒,师兄来替你教训教训这对不知礼数的东西!”说罢,他俯身将她的一对奶白的乳峰含在嘴里,吧唧吧唧允吸,时不时还拿她的早已绷紧的乳尖摩擦他的皓齿,玉蚌里抽插着涨满的玉茎,玄英子身子不住起伏摆动,乳尖更是肆意在他的嘴里横冲直撞。
    “你瞧她们还硬是要往我的嘴里送,一点都闲不住!”这话进了玄英子的耳里,又是恼又是羞,耳根子烧得发烫,“师兄力气大,只紧着欺负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