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可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的小萌妻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圆满(结局)
    范灵萱看着唐学礼这么激动地样子,有些狐疑地努了努嘴,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他这么激动。在她眼中,唐学礼可一直都是个沉稳地男人,泰山崩于前也会面不改色地,让他这么激动的事,究竟是什么。
    不过还是立刻起身,跟着他出去了。现在她跟唐学礼住在唐家住宅,唐学礼以白楼不适合她住为由让她搬出来了。这也是为什么让刘洁离开地另一个原因,因为在唐家,除非是唐家人,否则一般人是不能进去的。
    一旦进去了,就要成为唐家人,世世代代不能离开。
    刘洁当然不肯,她还是大好青年一个,想着好好地跟老公过日子生孩子呢。怎么肯加入这种黑帮组织,成为黑道的人呢。所以一听唐学礼跟她说,就立刻收拾东西逃走了。
    范灵萱住进来,是以唐家当家主母地身份住进来的。唐家住宅是百年老宅,不过百年前唐家也是鼎铭世家,所以建筑都是当时最流行地欧式建筑。因为唐家人一直住在这里地缘故,所以每年都有重新粉刷修正,看上去,还是和新的一样。而且内里地装修,也被唐学礼给装修成了现代结构,住在里面,倒是也并不觉得不方便。
    唐学礼在范灵萱住进来时就跟唐家上上下下的人吩咐过了,他要结婚,娶一个女人,并且已经有了身孕,让她住进唐家。这是唐学礼这么多年第一次谈及女人,并且要结婚的这种。当即就让唐家上上下下沸腾起来,唐家虽然主要涉及黑道生意,可是唐家的下人都是十分忠心的,对这位当家主母充满了期待。
    而唐家仅存的那些元老们也十分欣慰,唐学礼都三十多岁了,还不结婚,甚至连个私生子都没有。可让这些老头子们急坏了,还生怕唐家会毁在唐学礼手上。毕竟当家人一直没有子嗣,就等于是把唐家给断送了。
    所以听说有了结婚对象,并且怀了身孕,也是十分高兴。不过当打听到范灵萱的身份,却是有些不高兴的。觉得范灵萱配不上他,而且范灵萱的身份还是他母亲,也就是他父亲的正妻的侄女,等于是表兄妹地关系。虽然并没有血缘上的,不过所有的私生子都是要忘记自己的生母,而要认唐家主母为母亲的,那也是名义上地私生女。
    又和欧鸿城地关系不简单,这让那些老头子们更加担心。也提出反对地质疑声,不过唐家被唐学礼把持了那么多年,可不是简简单单几句反对就能让他改变主意的。
    甚至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些老头子们叽叽喳喳,最后一锤定音,他这个婚结定了。让那些提出质疑和反对的老头子们,顿时哑口无言,只能无奈地顺从。
    唐家老宅是分为前后两个部分的,前院是招呼宾客们住的地方。而后院则是唐家主母以及唐家未成年的子嗣们住的地方,其实唐家后院内还是机关重重的。万一唐家败落或者被人寻仇,唐家前院能抵挡一阵,可以让唐家后院的人有机会和时间逃走。
    当然,唐学礼并没有告诉范灵萱这些。她不需要知道,因为这种事情,他永远都不会让它发生。
    从前院到后院,还是需要走一段时间的。在路上的时候,范灵萱就忍不住问唐学礼,究竟什么人来了,让他这么高兴。不过唐学礼却不肯说,只是看着她笑,说等她到了前院就知道了。
    看着他弄得这么神秘兮兮地,范灵萱倒是更好奇了。从头才到位,猜了好多人好多事情,不过,都被唐学礼给否认了。等她好不容易走到前院,便跟着唐学礼一直走进正堂。虽然她对唐家的事了解的并不深,不过还是知道的。一般见人都会在偏厅见,能在正厅见的,绝对是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人。
    这下范灵萱就更好奇了,抿了抿嘴角,跟着唐学礼进去。
    唐学礼本来是站在她前面的,等她进去后,便让开地方,让她看清楚大厅里的人。
    一瞬间,范灵萱惊呆了,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。
    而面前地两个人也同样惊呆地看着她,虽然得知这个事实后,已经在电视上和图片上看过她无数次地模样。但是对他们来说,她依然是陌生的,依然是一个让他们找不到一点感觉的人。
    一直到…范灵萱终于回过神,颤抖着双唇看着他们,哽咽地叫出一声:“爸妈。”
    两人才有些微微颤抖,有些恍惚地认清楚现在的事实。可是…也就不敢走过去呀!比当初有人告诉他们,他们的女儿并没有死,而是重生到别人身上更加让他们震惊。毕竟那时候也只是听说,和现在实实在在地看到这个人还是完全不同的。
    现在看到这个人,这个突然叫他们爸妈的人。让两位老人,瞬间崩溃,就连周父这样一个大男人,都忍不住陪着妻子呜咽地无声流泪。
    看到父母地眼泪,范灵萱好像又回到临死地那一刻,看到父母地眼泪一样。让她再也忍不住,奔过去紧紧地抱紧他们。
    “爸爸妈妈,我好想你们,晓晓好想你们。”范灵萱哽咽地哭起来,趴在爸爸妈妈怀里,拼命地闻着他们身上熟悉地味道,心颤抖地厉害,整个人有种不真实地幸福感。
    她因为,她以为再也不能抱着父母的身体,再也不能对父母说出这种话了。没想到,她竟然还有机会再次抱着他们,再次对他们说出这样的话语。
    周父周母也十分激动,现在从这个陌生地女孩嘴里听到爸爸妈妈地称呼,听到她说她叫晓晓,她想他们。他们才有点这就是他们的女儿,他们的女儿没有死的真实感。
    三个人都激动地再也说不出话,只能抱头痛哭,才能舒缓一下自己内心地激动。
    唐学礼在一旁看的也有些感触,虽然他现在应有尽有,早已站子人生地顶端,俯视众生,掌握那么多人的生与死。可是这种难得可贵地亲情,却是从未有过的。
    记忆中他的母亲也是这么温柔地,也会温柔地抱着他亲吻他。只可惜,他还没有对她的样子记得太清楚,她就惨死在父亲的枪下了。他知道母亲是甘愿死的,为了他甘愿死,甚至连求饶都没有。只希望父亲能善待他,只希望他能一生平安得偿所愿。
    而父亲却并没有遵守对母亲地承诺,等母亲死后,便将他扔给几个残酷地男人,开始惨无人道地训练。因为在争夺唐家当家人的时候,可不止需要聪明果断地头脑,还要有过硬地功夫。才不会在还没有出手,就被人杀死。他的二哥,也就是正妻所生的那个孩子就是个很好地例子。
    有着聪明地头脑,可是却同样有着羸弱地身体。不等别人动手,他自己就在一次暗杀中因为惊吓过度而死。所以对于他们这些私生子,父亲总是用着极其残忍地方式训练,胜者为王适者生存,不能忍耐下去的,也只有被淘汰地份。而忍耐下来的他们这几个兄弟,就必须要展开斗智斗勇残酷无情地争夺,那才是一场厮杀。
    平日里一起吃饭兄友弟恭,可是一出门就能彼此对着彼此开枪。在这样地环境下成长,他从不知道亲情为何物。和母亲的那点亲情,也早就埋没在岁月地长河里,让他再没有一点记忆。
    现在看到范灵萱他们三个人这样,对他来说是陌生的。可是却也是有着深深地感触的,因为从未有得到过,所以才会向往。
    不过范灵萱到底是两个身子的人,唐学礼现在对这方面的事情可谓是研究颇深。因为自己和母亲地悲惨经历,他发誓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孩子也遭受到他同样的命运。所以对范灵萱和这个孩子,他是极其用心的。也让属下拿来了不少的书研究,希望能知道的更多些。
    现在她还没有度过危险期,所以这样一直激动地哭对身体并不好。连忙上前温柔地劝慰:“小萱,爸爸妈妈,你们都别哭了。现在终于见面了,不是应该高兴吗?这么大喜地日子,应该开心才是。小萱也是,见到爸爸妈妈怎么还能这么伤心。你现在可是有孩子的人,一定要注意。”
    唐学礼地声音不高,温润而低沉,不过却能够让三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