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可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殿下你被甩了 > 尾声--我闻到了,幸福的味道。
    这个可爱的小正太被彻底转型了。
    “寻姐,恭喜你啊。”关月走上前笑着说。
    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,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恭喜我,一旁的李泽然突然踹了关月一脚,外带一个眼神,关月立刻摸摸头,干笑。
    怎么回事?
    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。
    “寻,这五年你过得好吗?”上官逸来到我身边,五年前抱着上官梦哭泣的男生此刻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悲伤的影子,或许,他新的人生已然开始。
    “我很好,谢谢你。”
    他修长的手突然抚上我的发梢,低沉的嗓音响起,“你一定要幸福哦,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,我相信,如果梦还在,她也一定会很开心。”
    我看着他,点点头。
    他说到上官梦的时候,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痛苦那么清楚,清楚到我想装作没看见都做不到。
    上官逸,还是没有从上官梦的过去里走出来呢。
    只是,他现在这样已经很好,我相信,一定会有一份全新的爱情在不远处等着他。
    一定会的。
    “我一直欠你一句抱歉。”他的声音继续传来,我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抱歉?”
    他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,为什么,要说抱歉?
    他放下手,俊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“因为五年前梦绑架了炎,害你当时那么伤心难过,我替她向你道歉,还好,她没有铸成大错,今天,我把完整的风熙炎还给你。”
    我已经被彻底搞晕了。
    上官逸到底在说什么?
    什么把风熙炎还给我?
    “风熙炎——风熙炎他——他今天要结婚了,我们应该祝福他,过去的事,就让它随风逝去吧,”我看着上官逸慢慢说道,更多的是在对自己说吧,努力的说服自己忘记有风熙炎的过去,只要忘记,就不会那么痛苦了,“他过得很好,我也会很安心,爱一个人不就是希望对方过得好就好吗?”
    上官逸笑着点头。
    时间在悄悄流走,离12点越来越近。
    路过的所有人都用一种欣慰的眼神看着我,害我莫名其妙了一把。
    这些人的眼神是不是有毛病啊?
    然后,穿着长袍的神父手里拿着厚重的圣经走上了高台上的桌子后面,所有宾客都已入座,上官逸和晴空那几个男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只剩下我和小雨还有雅芙仍站在原地。
    我想拉着她们入座,可是,这两个女人说什么都不肯去。
    我叹口气,决定依她们的意思。
    难道她们的更年期提前到来了?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不可理喻。
    这时,结婚进行曲在空旷的花园里响起,我站在原地有些回不过神来,感觉好像一场梦。
    风熙炎竟然要跟别人结婚了,就在我眼前。
    小雨撞撞我的肩膀,我拉回思绪,看见风熙炎正朝我们这个方向走来,他穿着纯白的燕尾服,头发不丝不苟的梳在耳后,像高贵优雅的贵族,浑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气势,他的唇角勾起微微的微笑,让我有些移不开眼。
    曾经,我差一点就能完全的拥有这个人了。
    只是,那只是曾经。
    风熙炎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我微微向后退,想要让出一条路,可是小雨和雅芙突然撑着我的腰将我定在原地。
    无论我怎么挣扎使力都没用。
    回头的时候,风熙炎的脸已经近在眼前。
    “妈,姑姑,请你们把寻交给我,余下的一生将由我来照顾她,爱护她,守候她。”风熙炎微微弯下腰,朝离我们不远处的老妈和姑姑说道。
    我怔在原地,无法反应。
    他在说什么?
    他叫谁妈?叫谁姑姑呢?
    什么跟什么啊?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老妈已经开口了,“熙炎,希望你们能幸福。”
    我错愕的看向老妈,发现她眼里有闪烁的泪光,姑姑绝美的脸上也是幸福的喜悦。
    “炎,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寻啊,不然我第一个不放过你。”身边的小雨握紧拳头,冲风熙炎划画着。
    感觉,手被另一只手牵住了。
    是熟悉的感觉和气息,是风熙炎独特的味道。
    风熙炎绝美的脸就在我的眼前,无限的放大。
    “我的公主,你再也逃不掉了。”他凑近我耳边,低沉的磁音延伸出无限的诱惑。
    我看着他,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。
    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?为什么感觉如此不真实?
    风熙炎竟然牵着我的手,他牵着我的手将我带上那个高台,带到神父的面前,神父的嘴唇在视线里一张一合,我听见风熙炎的声音坚定的传来:“我愿意。”
    然后神父的嘴唇又开始一张一合,我却依然一个字都没听清。
    眼前的一切已经成了巨大的漩涡正在将我卷进一场美丽的梦里,风熙炎的结婚对象是我,不是别的任何人。
    “宝贝,难道你又想放我鸽子?”耳边风熙炎的声音将我从思绪里拉了回来。
    我看见所有人正一脸紧张的看着我,面前的神父更是一副快要晕倒的表情。
    我完全没搞清楚状况。
    “咳咳——欧阳寻小姐,你愿意嫁给风熙炎先生为妻,无论生老病死、贫困富裕都不离不弃,永远相随吗?”神父看着我问道,那个结婚仪式上的宣誓竟然真实的出现在我耳边,我震惊的看向风熙炎,他正宠溺的看着我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