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可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入红尘(1V1 H) > 18.作茧自缚
    仙人口中的日后、缘法,那都是玄之又玄的东西。

    小九儿知道,缘分这事,最是强求不得。

    仙尊一直站在她身边,不动如山。他眼中空清一片,看灯看山看水,注视着曾经繁华的人世间。

    小九儿默默吃完米糕,舔去指上碎屑,又轻拍几下,确定光洁无污后,才悄悄伸向左子修。

    他的手拢在袖中,此刻被她握住了。

    她渐渐用力,左子修侧过头,黑色的眼眸平静无波,又挪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有点害怕……”小九儿细声细气地解释,生怕他将手拿开。

    幻境就是在这时变化流转。

    灯火远去后,两人又回到了山下。

    这次没了彩灯,山道铺满落叶。山下只有一家茶铺,搭了个草帐篷,摆了几个缺口破沿的茶碗。

    秋风萧瑟中,有两人起了棋局对弈。

    小九儿走近些,看见自己年轻时的父皇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父皇即将登基,正在四处巡山祭天。他一身华服,贵气逼人,本该踌躇满志,不知为何,脸上却不见喜色骄纵,像是个落榜的穷书生,很是沉默迷茫。

    在他对面,一人着大庆国的衣裳,笑如春风,才姿倜傥。

    棋子不停落下,那人落子急促,大开大合。

    父皇落子时忧思颇多,保守为上,渐渐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渐渐的,小九儿见父皇落子无悔,似是茅塞顿开,行子时颇有帝王之意。

    两人酣战叁局,父皇小胜一局。

    “还是竺弟技高一筹,在下佩服!”

    “都是曾兄谦让,不敢当。”父皇面露喜色,极力挽留:“再来一局,如何?”

    “竺弟莫要取乐于我,此地山中传闻有神女深居,怎不去寻?”

    父皇摇头:“虚无缥缈的事,哪能算真?倒是幸得知己好友,不如一同登山临高!”

    两人相谈甚欢,背影消失在山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想说的?”左子修问小九儿。

    落子如攻心,这叁局棋足以看出两人品性。大庆国太子刚愎自用,自大轻敌。宁国太子坚守本心,纵横有度。

    有几次庆国太子做局相邀,那宁国太子都信任太过,中了招,至自己于险地。

    左子修很想听她会怎么评判父皇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……”

    小九儿捻起一颗棋子,放在正中星位,似是要再起一局。

    她温声道:“我也想有人陪我这样下棋。”

    左子修很意外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寻常小孩莫说观棋不语,就是看叁局棋,都该失了定力。

    他不禁轻抚下小九儿的发顶,问:“没人陪你下棋么?”

    “府里的下人都下不过我,早不陪我下了。偶尔皇兄来看我,也没法久留。”小九儿不免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她抬头问仙尊:“您可以陪我下吗?”

    左子修答:“日后有缘便可以。”